天災,人禍,哪個更可怕?

2018-11-27

上周日我不開心,所以雖然跑到離家兩公裏的健身房去辦了張遊泳健身年卡,打算開始逼著自己健身,因此立竿見影地當天就遊了壹千米,然後晚上又去泡了兩個小時的溫泉,可是回到家,還是失眠了。

雙魚座的日常,就是會在任何時刻突然間跌入情緒的低谷,變得生無可戀,何況失眠呼?

1

不過好在第二天早上給某人打過壹通電話之後,心情頓時就雨過天晴了。對了,這也是雙魚座(尤其是愛癥雙魚座)的特點: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。

可是剛在微信上聊了沒幾句,奇怪的事情突然發生了,我感覺到身子底下的沙發毫無征兆地搖晃了起來,而且持續了好幾秒。對於地震並沒有太深體會的我(從小到大只經歷過兩次大地震,壹次是三歲時的唐山大地震,但是因為發生在太久以前,幾乎已經沒印象了,第二次是前些年的汶川大地震,當時身在北京的我感覺到頭猛烈地暈了壹下)腦子裏閃過了這樣壹個念頭:“難道說地震了?”還沒等我確認感覺,第二波搖晃又來了。這壹次比上次要厲害得多,不必確認我就知道,的的確確是地震了。

2

這時候我想的是,要不要像避震攻略裏說的那樣躲到廁所裏去?還是跑到樓下空地上去(我住的樓倒是不高,總共只有八層)。我走到門口,立刻聽到樓道裏傳來雜踏的腳步聲和人們慌亂的說話聲,好像真的有人跑下樓去了。於是我也拿上鑰匙和手機,穿上鞋,迅速地從樓梯下到了二樓。

外面正在下雨,當我到二樓時,看到已經有幾個人聚集在那裏了。大家都在聊著剛剛發生的地震,說這是第壹次遇到這麽可怕的地震。新聞還沒出來,朋友圈倒先熱鬧起來。微信上仍在和我聊天的人發了兩張截圖給我,我才知道,原來是臺灣澎湖和大陸福建之間的臺灣海峽發生了6.2級地震,這也是近年來波及福建的震級最高的壹次地震了。

3

在二樓待了壹會兒,和平時素未謀面的鄰居們聊了會兒天,感覺震後的余悸已經過去了,於是上樓去,穿了外套,拿了傘,再次出門。我住的地方臨近水仙大街,最近壹直都在修路,地面被挖得坑坑窪窪,凹凸不平的,感覺仿佛被剛剛發生的地震破壞過似的(我可以發朋友圈混淆視聽了)。下個不停的雨讓被遭到人為破壞的地面顯得更加泥濘了。打著傘走路去古城,吃了碗海蠣面線,然後再優哉遊哉地走回去,看朋友圈時發現有人穿著睡衣就跑出門了,廈門那邊震感更強,怕死的男生們渾身上下只穿了條內褲就跑上街頭,更加誇張,這使得這場地震帶有了某種搞笑的意味。

我在朋友的動態下留言戲謔:壹個地震,立即暴露出了朋友圈的怕死鬼們。我也算其中之壹吧,雖然我還算鎮定,並未驚慌失措。但因為擔心余震而躲出門去,多多少少也說明,我其實並不像自己以為的那麽瀟灑,還是有些在意生死的。

4

據說那壹天又陸陸續續地震了幾回,但是我再沒有任何感覺了。晚上睡得也還算踏實,唯壹的影響就是,早上起來把衣服穿好再開始做事情,下意識裏似乎在防範,如果再有壹次大地震的話,至少可以衣冠齊整地跑出去。

昨天同時還有壹則爆炸性的新聞,某位中國的“科學家”利用基因編輯技術“制造”出了兩個具有艾滋病免疫體的雙胞胎嬰兒,引起了世界範圍的震動。當然看衰和譴責的居多。這似乎是人類不敢碰觸的少數幾個禁區了。假如基因真的可以隨意組合,人類可以按照自己所希望的那樣被塑造成完美無缺,甚至不會衰老病死的物種,怎麽想都覺得不是壹件好事。

5

雖然我們總是試圖掩蓋自己身上的缺陷,甚至有些引以為恥,但是假如真的沒有了缺陷,人人都變得完美,那麽這個世界該有多麽無趣,人們還會懂得愛嗎?雖然我已經放棄了曾經的信仰,但是我始終記得上帝教人去愛不可愛的人,因為唯有連同對方的缺點壹起接納、包容,愛那個並不完美的對象時,愛的難度和深度才能夠得以體現。我無法想象當世界上到處都是完美的人時,我們該如何擁有和考驗愛的能力?而且,正是由於對弱者的同情,對於變好的期許,才體現出人性最美的壹面,成為促使人類不斷進步的動力。

天災人禍,哪個更可怕?我想我寧可選擇地震,也不願面對壹個人人面目統壹,或是弱者被淘汰,只有強者才擁有生存權利的殘酷而無趣的世界。

6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