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大同,只是梦想?

2018-11-21

昨晚收到壹封電子郵件,是幫我辦入臺證的旅行社發給我的,臺灣的移民署不肯痛快地給我發放多次入臺證,而是要求我提供一些額外的材料,我壹看就暈了。

我大概是第五次辦多次入臺證了,因為每年都要赴臺超過四次以上,辦多次比較省事,而且也能節省費用。之前辦的時候都沒有遭遇過任何阻礙,只要提供相關的身份證明,以及壹年內兩次入臺的記錄就夠了。直到去年大約也是在這個時候,辦多次入臺證的手續突然多了壹項:被要求寫切結書,就是保證妳會在限定時間內出境。當時我雖然心裏不爽,但還是按照要求寫了。

我只是不太明白,我都已經去過臺灣將近30次了,如果要違規,早就違了,這20幾次的清白記錄還不足以為我作證嗎?為什麽非要寫這個切結書不可?

1

然而,讓我沒想到的是,今年的情況變得更加復雜。不知道是否因為臺灣九合壹選舉在即,最近兩岸的關系愈發趨於緊張。然而我對政治壹向是漠不關心的,只要我還能自由來往臺灣就好。我對臺灣的愛,從未在潛意識裏與任何界限掛鉤。我總認為,任何人都是可以愛臺灣並且來去自由的,不管ta是大陸人也好,還是日本人、韓國人抑或歐美人,在民間交流的層面上,我們應該擁有平等的權利與自由吧?這不是臺灣壹向倡導的嗎?

可是我萬萬沒想到,就在我提前準備了切結書以及壹封情真意切的情況說明(說明我為什麽會壹年多次去臺灣)之後,我仍然被移民署告知,需要補交包括六個月內的信用卡刷卡記錄、退稅單、各類收據發票(天知道我為什麽要保留這些東西)、來臺後的詳細行程、訂購機票、住宿憑證,包括酒店名稱、地址、電話、預訂人信息、入住時間在內。另外還要補報稅證明清單、投保社會保險證明或公證後的財力證明。天哪,這真是我有史以來遇到過的最繁瑣的入境材料及程序了。

2

我在感到頭大的同時,也有壹種莫名被懷疑與被排斥的感覺。我猜假如我的身份不是大陸人,而是日本人、韓國人或者歐美人,應該就不會因為“過去12次來臺每次均停留15日”而遭到懷疑了吧?就我所知,有很多停留日期不被限制在15天內的來自其他國家的人,他們只要願意,可以在臺灣呆上幾個月,哪怕什麽都不做,也不會有人懷疑他們的動機,而我,只是因為我來自彼岸,因為我有壹個不由得我自己選擇的身份。

7

雖然心情很差,我還是打起精神來盡我所能準備了所要求的材料,並且很快發送給了旅行社(還不知道結果如何),只是當晚我失眠了,而且想起了很多。從2013年10月第壹次來臺自由行,直到現在,五年的時間裏,我數次往返於兩岸之間,我對臺灣毫無保留地付出了真摯的愛,結果換來的,卻是歧視與懷疑,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麽。

3

28次來臺,沒有任何不良記錄,難道這還不足以證明壹切?我為什麽要不厭其煩地壹次次往返,花掉更多的錢,浪費更多時間在路上?是因為我也不知道為什麽的緣故,每壹次,我最多只能停留15天,就被要求離境,而這個要求,就只是針對大陸人的。

有許多像我壹樣喜歡臺灣的大陸人,都在盼著能增加自由行的城市,盼著能延長停留日期,盼著可以更多地了解臺灣,因為只有增進彼此之間的交流與了解,才能夠打破那些有形和無形的藩籬。

4

這個世界上,沒有壹個地方是完美的,正如沒有壹個地方壹無是處,人也是壹樣。五年來,我眼睜睜地看著臺灣壹點點變得不再像是當初我第壹次來時的樣子,那麽開放,那麽友好,毫無偏見,自由平等,當初我正是因為這樣才愛上臺灣的,可是如今的她在我眼裏,卻變得越來越陌生了。

我們管不了別人,只能先反省自己,我自認為我沒有錯,入鄉隨俗,遵紀守法,我常常對朋友們說,臺灣真的很好,妳們來了就知道了。可是現在,我有點不敢這樣講了。

6

寫這麽多,不是為了吐槽,槽早就已經吐過了,今天早上也想開了。我總想著都二十壹世紀了,應該離世界大同不遠了,為什麽還要“妳的我的”分得那麽清楚,為什麽還要沒道理地排斥他人呢?可是我發現,人類走下去,並不是那麽理想地朝著天下大同的夢想壹步步靠近,相反,可能越走越遠了,包括人與人之間的距離,心與心之間的距離,那個嘴上成天喊著而實際行動卻不壹定能做到的“自由平等”的夢想,也許依然只是個夢想。

可能是我太天真了吧,我不只希望臺灣好,我更希望我身處的這個世界能變得更好,至少,能少壹些分別,少壹些歧視,少壹些刻意的隔閡與疏遠。讓人與人之間都能真誠以待,不輕易懷疑他人,也不自以為高人壹等。妳我他,都是平等的,這樣,該有多好。

8

(文中的插圖都是我第壹次來臺時拍的)

留言

雖然經歷了一番周折,但補件之後,很快便拿到多次入台證了。天了嚕,我對台灣,絕對是真愛。。。😂

發重了,為啥不能刪除。。。👿

雖然經歷了一番周折,但補件之後,還是很快便拿到多次入台證了。老天作證,我對台灣,絕對是真愛。。。😂